一块莉莲蛋塔

Everything and nothing

万物与虚无



黑历史集中地

在雨中

*又名 发不好渣的蛋塔我只好去发糖

*还是什么都有

*最后祝您吃粮愉快

雨还在下,倾盆而下的水珠裹挟着清新一遍遍冲刷着大地,阻碍了一切的传播,就连时之歌也在这雨的浸泡下罩上了一层水雾,变得模糊不清了。

尤诺•阿斯克尔缩在吧台一角,百般无聊地翻阅着医书,借着打哈欠的间隙瞟了一眼墙上的时钟——现在是下午三点四十三。

他在等尽远,尽远•斯诺克,一个迟到的混蛋。

钟摆的脚步晰晰索索地走向三点五十分,门口的风铃忽的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却在滂沱大雨中显得格外沉闷。尤诺幽怨地从书堆里抬起脑袋,好了,这个混蛋终于来了。

随后大门被推开,尽远那一头被水泡得鲜嫩多汁的绿发出现在他的视线,一张挂满水痕的脸上写满了歉意。

尤诺一看他这副模样气就全消了,却仍黑着脸,把头埋进书海之中,许久之后才发出闷闷的,带着些许怒意的声音说道:“你终于来了。”

尽远折好手中差点被雨水冲散的伞,脸上依旧是如同往日般的温和:“对不起啊。”

尤诺终于从堆成小山的书堆中抬起了头,怨念地看了他一眼,径直跳下高角椅,丢给他一套早已准备好的干净衣物举起白嫩的小手指向楼上:“换衣服去。”

尽远看着他强装生气的模样一下子竟被逗笑了,这一举动却惹得尤诺大为光火,瞪了他一眼,鼓起脸颊狠狠地说道:“笑什么笑!我还没追究你迟到的责任呢!”

他本想继续说下去,却忽的被那人圈入怀中,堵住了双唇。

一个染上了雨水味的深吻。

“这是道歉,代馆长大人。”尽远的语气微微上扬,竟带上了几分笑意,尤诺干脆把头埋进了尽远的脖颈间,羞得无地自容。

墙上的时钟铛铛铛地敲了四下——四点了。

雨还在下,倾盆而下的水珠裹挟着清新一遍遍冲刷着大地,阻碍了一切的传播,却无法掩盖他不停歇的心跳声。

Fin

后记:
‌终于码完一篇糖,为自己鼓掌
然后看看,妈妈我写的都是啥……
我辜负了组织辜负了党(不你)
但还是要说:
我爱远诺
                     
                        By  你们渣渣的馊蛋塔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