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莉莲蛋塔

Everything and nothing

万物与虚无



黑历史集中地

Melt

*是鸽了很久的,给E老师 @SchmErz 的Emily……!
  祝老师生日快乐!!
  内含欧欧西,想到哪写到哪,不知所云

等我推开“Polaris”的门时,我发现Emily早已经坐在吧台边上了。她的手中正握着一杯威士忌,杯口轻轻摇晃倾斜,琥珀般的酒精就这样随着冰块的融化一点一点渗透进浓稠的音乐里。外头的霓虹灯闪烁,欢闹着似想要闯入,却被阻拦——温柔的雨包裹了我们——终是变得模糊不清了。

我深吸一口气,保持起平日应有的沉稳与温和:

“嘿,Emily。晚上好。”我在她旁边坐下,随意地点了一杯果酒。我还是很不习惯喝酒,但对于在酒吧不点上一杯却总有那么些过意不去。

“晚上好。”

“今天怎么样?”

“老样子。”她轻声说,“上次聊到哪儿了?”

可一个小时后我们逃离了酒吧。雨停了,雾却无处不在。远方的星星隐隐透过。沉寂轻柔地落在城市上空,路灯却好似一盏盏向我们走来,连同那些数不清的霓虹灯和广告牌。昏暗的灯光下,我看见她的目光如蝶翼般煽动,隐隐地透出雨水的光流来,像是热带雨林里的蝶。这在我们为数不多的交往中却还是第一次,但正如南美雨林的蝶轻轻煽动它的翅膀便会在遥远的北方美引起一场风暴,它必将卷袭过我们的脚下,我们的头顶,我们的全部身躯与灵魂。于是——

我的手轻搭上了她的手背,在做这些的时候我的心脏在砰砰直跳。还有半个晚上,午夜的浓黑色即将消失在我们的眼中,白昼再次反转为演出台上的主角。星辰隐退,雾霭消散,就在我们眼前,城市将再次灯火通明,一如循环至今仍寂寥无声的万物。

最后我说:“Emily,你看。星星也融化了。”

m

凌云壮志:

mark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某一天,我走在路上,忽然间竟想到了碎裂的大地,就从我的脚下的那块开始。原本千百万年来的稳定与不安的博弈瞬间被撕裂,像是自然的法则瞬间被改写。大地开始碎裂,无论远方还是近处,都难逃这提前来临的宿命。于是我理所当然地看到了城市的崩塌,连同我家的那幢小楼一道儿,被分解成一块块儿,四散的尘埃是葬礼上的白玫瑰,(多希望我的父母能够逃过一劫……!)紧接着是整片国度,再然后是这块大陆,就连隔海相望的那串银链般的岛屿也不应幸免,滔天的巨浪纷纷扬扬,同纸屑一般漂在我的肩上。无序与有序,万物一同死去,时间在延续。直到我的脚下再没什么可以摧毁——也再没什么有资格迎来新生为止。于是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像没发生一样。然而我依旧存在着,站在脚下的仅存的那一块上,仿佛是一座倒立的坟。这的确是极为凄凉的结局。却也是自我们得到祝福后必将迎来的悲凉。因而世间的法则从未被改写,什么事儿都不会发生。某一天,我走在路上。一路无事发生。

很咸很颓很丧2017写手总结

模板转自林朵太太
题外话一句祝各位2018快乐

01 这是你开始写作的第几年?

一年又四个月

02 你今年挖了多少个坑?

坑贼多,胜似天上的小星星(然鹅90%存在了我深深的脑(wen)海(dang)里

03 你今年填了多少个坑?

当然是剩下的10%(buni

04 摸摸你的良心,如果它还在的话,有没有觉得痛?

我们蛋塔没有良心

05 这一年你写的最满意的文是哪篇?

其实都不怎么满意,硬要说的话还是《幻想星空》与《l see fire》,虽说热度都恶魔妈妈买面膜
蛋塔式绝望.jpg

06 这一年你写的最不满意的文是哪篇

什么。还有下限……?

07 这一年你热度最高的文是哪篇?能总结一下原因吗?

《灯塔》,圈热and仅一夜的灵感光临,当年也倒是会讲故事了
不是还有吹远哥儿美貌吗?(涂掉)

08 这一年有哪些读者令你印象最深刻?

留过评的都是天使,都印象深刻

09 这一年有没有什么读者留言令你开心的原地爆炸?

呃……不知道算不算……芸葬爹爹的问卷…………(挠头

10 这一年写作给你带来最快乐的事是什么?

勾搭脑丝们,收获迷妹们,向全天下把我推和家里姑娘们吹上太阳的人生巅峰就在明(meng)!天(zhong)!

11 这一年写作给你带来最悲伤的事是什么?

热度低下……
特别点名《l see fire》,热度与浏览量对比要塔命

12 这一年你是否因写作而结识了新的好友?

很多,就不一个个点名啦

13 这一年你为了写作而主动学习了哪些新东西?

如何制墨(虽说这个坑被弃了……
人体内部构造与部分内部爆炸后的视觉效果(虽说正文一点也看不出……
(突然丧

14 这一年你的文是否有收到过画手配图? 

有过,我永远爱她

15 如果有可能,你最希望能合作的画手是哪一位?

那……那个……龙齿脑丝(跑路ing
画风看上去很素却有温暖人心的力量呀

16 你认为自己这一年在写作哪方面提升最多?

扯废话吧(啥)
总的来说是比年初稍微会点描写了,还有就是多多少少可能,能拖长战线写文了吧

17 你认为自己这一年在写作哪方面的缺陷最需弥补?

这个就,特别特别多了,逻辑性啊,情节性啊,描写啊,拿得出手的都没有
啊,绝望的人生.gif

18 能不能贴一段自己这一年写的最棒的文章段落?

电光火石,长剑出销, 四周脆弱的树木被巨大的冲击力连根拔起或是拦腰截断,尘埃滚滚,永远地脱离了生它们养它们的大地。世界由此而变得荒芜。安迷修举起热流剑格挡,却被弹飞,凝结着火焰的长剑在半空中重重断裂,终是再也不愿忍耐。火,真正的火,自由的火,挣脱了镣铐,这被释放的灾祸也是再不愿被束缚,肆意又不顾一切地吞噬了荒原,点着了满天星斗,细小的光流着火下坠,一瞬照亮了他的面庞。生命的终结伴随着沉沉叹息,今日烟火却永不停歇。世界不再是沉默的荒凉,而是集合着死亡的沉淀!

火,火,到处是火,到处是叹息,连他们本人都被围困在内不得逃脱。火烧得太烈也太狠了,雷狮停下手勉强拉远了一段距离狠狠注视着他过去,现在,也是永恒的宿敌,在他的眼中那一双翠绿色的森林隐匿——竟也是鲜活的火焰,闪烁着坚毅的焰色。  不禁大笑,曾经他可是拥有多少次,多少次的机会铲除对方呀!那样的机会要多少有多少。安迷修虚幻而又不可理喻的愿望是注定落空的,在力量的威慑下,谁还会不在这样的凹凸大赛里不抛下良知呢?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双剑的骑士从未动过一星半点这样的念头,他是真真正正将骑士道融进了他的生命。就如同雷狮即使抛下过去也要抵死追寻自由一般,从这方面来讲他们是很像的。但也就到此为止了,到现在挥下休止符了。雷狮会把安迷修的所有希望连同他那混蛋骑士道一股脑儿砸进地狱十八层。不管怎样他都会毁灭他。

那么,就让大火为之燃尽一切!

19 有什么话想对这一年的自己说吗?

加油!你是烤箱里最馊的!

20 新的一年,对自己在写作方面有设立什么小目标吗?

先定一个小目标,学会讲故事吧
希望明年能写出普普通通的日常中蕴含着的不平凡呀,我想我多半是写不来大场面大背景的

还……还有,希望有哪位能耐心地,不厌烦地听我吹回自家孩子们啊(你做梦

今夕是何年


*短打

晚些的时候雪停了,唯有皎洁月光洒下一片光辉,细小的星子也不见。月朗星疏,正适与过往叙上一叙。于是尽远便手持一香茗,久违地端坐于月之下。

他长久地凝望这月,仿佛那是他的故乡,他的往昔,他的归处。或许的确是这样吧,本生于风雪,却长于树的国度,至始至终,头顶始终也只剩这轮明月了。但在他远离东楻的这些年间,却是一次也不曾仰望过这轮明月。那时受到过的温暖也好,重要的人也罢,全都被藏进了月的背面里,捉摸不透了;他的东楻呀,他的故人呀,他铭刻于树的回忆呀他的爱呀他的哀呀他的悔呀,月光与白雪一般——分不清了!

于是尽远只得长叹一声,将已凉了个透的茶水端向天际一饮而尽。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他向来不喜酒,便以茶带之。只是这茶也早已失了温度,变得难以下咽了。

【安雷安】I see fire


*BGM《焰の扉》

双剑的安迷修将他的热流剑移至唇边,轻轻一吻剑柄,金黄色的长剑因此而爆发出更为明亮,更为璀璨的光茫,像是沾染上了太阳的灰烬,似黑夜中的启明星——不是星辰,却更胜星光。他本人冷冷清清的面上也是无悲无喜,既没有立于道德高地者可有可无的怜悯,也不是旁观者们料想的,在此场景下应有的愤怒。就好像站在他面前的海盗头子,从久远的以往开始就并非为“骑士道”所不容,他所必须铲除的“恶”一般。

“这是你自找的,雷狮。”


他曾在一个星月之夜见过雷狮。

那夜安迷修正行走于荒原之缘,清凉的月色薄纱般罩着骑士,这使他看上去是既冷淡又柔和——本来也如此。现在是大赛规定的休战期,绝大部分几乎是全部参赛者躲进了黑暗中的空隙小心地舔抵着伤口,修身养息,除了——

他看向居高临下俯视着他的海盗头子。

巧遇的滋味儿着实难以名状,安迷修也深知对面捉摸不透的性子,更难保他不会在休战期搞出什么乱子,便急急忙忙凭空请出他那一冷一热一对剑来,摆出防御架势,拔高音量询问起来,

“现在是休战期,雷狮,你……有事吗?”

不想对面的海盗头子听罢,却像是失了兴致般打了个哈欠,他背对着月光以致整个人都被渡上了一层银边,少了几分阴晴不定但张扬仍在,这使他看上去更贴近同龄的青年人而非恶党。安迷修眨眨眼,原来  也是会露出这样的神情来吗?会发自内心地露出这样,这样的神情来吗?

雷狮收去武器,萦绕在周身的电光也被撤去,他跳下高地,一步一步走向安迷修,摊手耸肩一连套动作极为顺畅熟练,“这么有兴致?我可没兴趣和你打。”雷狮约摸是起了玩心,尾音一转,少了半分凶狠狡诈仍不减,“我是来——找你喝酒的。”他抬高下巴,让星辰落到他的眼中,“难道你想要拒绝吗,骑士。”

他们终于到达位于大厅一角的官方酒吧,一路上太平得像个神话。雷狮唤来裁判球,吩咐端上好些高档酒。各色烈酒被调和在一道儿,的冰块接连坠入酒中,仿若没入透明汪洋 。负责调酒的裁判球,在桌面上将酒杯一字排开。雷狮将安迷修拖上高脚凳,不等他坐稳又已将一杯烈酒推至面前。于是  也顺势接过酒杯,他们互相碰杯,平和得仿若过去种种皆为幻影。 

他真是,蛮横又不讲理。安迷修微微抬头,雷狮正举起晶莹剔透的酒杯痛快地仰头一饮而尽,一滴酒液顺着他天鹅般弧度优美的脖颈滴落在浅棕色桌面,这广袤却又小之又小的一方天地就此通通被收纳在内,流光溢彩。这五光十色花花绿绿光怪陆离晃得  有些恍惚,无序的光夹杂着无章的乐声一同混入他的耳,眼前之景皆融化为氤氲雾霭。这样的时光实在是太过罕见!在他过往的印象中,雷狮欺凌弱小,践踏道义,狡诈残忍,不可一世,所作所为样样背反他的信仰,就是这样一个人呐,这样一个人。他看着  又灌下了一杯,畅快淋漓,仿佛什么都无关紧要了,大赛也好,第一也罢,全都在某样东西面前轻若鸿毛。他想,他是理解的。雷狮啊雷狮,他低声唤道,即便如此你依旧是恶党,罪不可赦。

“安迷修,你可真贪心啊。”大抵是酒劲上头,雷狮咧卡嘴向他淡淡地笑了起来,话锋竟转到他身上来,那对紫色的眼中却是写不尽的颠倒世界,肆意而不羁,电闪雷鸣,“整天想着什么什么骑士道,铲除邪恶的,结果还是跑到这种诡异的地方来锄奸扬善。……真是搞不懂,你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你说得没错……” 安迷修却平静地回应道,那双好看的眼出人意料地变得明亮,翠绿色的森林浮光点点,里面闪烁着的,究竟是什么呢?而他的嗓音轻柔低沉一如星球诞生之初,星屑汇集寂静冗长,但在漫长寂寞之下却仍有隐藏的新生静待破土而出,是喜悦,“……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他的声音几不可闻,

“……只是,只是单纯地,不分缘由地将某个人定义为恶并将其铲除的话,是不够的。”

电光火石,长剑出销, 四周脆弱的树木被巨大的冲击力连根拔起或是拦腰截断,尘埃滚滚,永远地脱离了生它们养它们的大地。世界由此而变得荒芜。安迷修举起热流剑格挡,却被弹飞,凝结着火焰的长剑在半空中重重断裂,终是再也不愿忍耐。火,真正的火,自由的火,挣脱了镣铐,这被释放的灾祸也是再不愿被束缚,肆意又不顾一切地吞噬了荒原,点着了满天星斗,细小的光流着火下坠,一瞬照亮了他的面庞。生命的终结伴随着沉沉叹息,今日烟火却永不停歇。世界不再是沉默的荒凉,而是集合着死亡的沉淀!

火,火,到处是火,到处是叹息,连他们本人都被围困在内不得逃脱。火烧得太烈也太狠了,雷狮停下手勉强拉远了一段距离狠狠注视着他过去,现在,也是永恒的宿敌,在他的眼中那一双翠绿色的森林隐匿——竟也是鲜活的火焰,闪烁着坚毅的焰色。雷狮不禁大笑,曾经他可是拥有多少次,多少次的机会铲除对方呀!那样的机会要多少有多少。安迷修虚幻而又不可理喻的愿望是注定落空的,在力量的威慑下,谁还会不在这样的凹凸大赛里不抛下良知呢?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双剑的骑士从未动过一星半点这样的念头,他是真真正正将骑士道融进了他的生命。就如同雷狮即使抛下过去也要抵死追寻自由一般,从这方面来讲他们是很像的。但也就到此为止了,到现在挥下休止符了。雷狮会把安迷修的所有希望连同他那混蛋骑士道一股脑儿砸进地狱十八层。不管怎样他都会毁灭他。

那么,就让大火为之燃尽一切!

他再一次地迎了上去。

在最后一丝火焰熄灭的那一瞬,雷狮终于被击败在地,泛着冷清之光的剑尖抵上喉头,他终于感受到了今夜的清冽。不似以往。雷狮微微合上眼,嗅到了空气中仍存留的浓重烟火味,他们存在过的证明。最后一棵焦黑的树终于支撑不住吃力般地倒下,带动一阵又一阵的坍塌;最后一颗燃尽的星子,恰好落在他耳边。今夜再无星光。而他们本人——身上想必也定是黑一块红一块,焦黑的伤口掺杂着血水往下趟,被湿润的这颗星球将萧条而死寂,许多生命即便是多年也再无开花结果的可能,永远失了生的内涵。他又一次地带来了毁灭。想到这里雷狮开了口,声音仍是往常一般的肆意妄为,不受束缚,

“喂!动手吧!最后的骑士!”

动手吧!这样你的骑士道可不就完成了?呵。

然后他彻底合上眼,等待着命定的终焉。

可雷狮等候多时,既没有等来回应,抵住咽喉的长剑也迟迟未放。在横亘死亡的永恒中他听见了星球的轰鸣,矜持的轻笑,想起的尽是壮志雄心与淋漓尽致,棕色的发尖在清冽中起起伏伏,翠绿的眼中万物复苏,逐渐蔓延,很快哪儿都是亮的,暖的,自由的了,世界在这一刻失去了痛苦与不幸。双剑的骑士只是笑了,那笑中带了多少惋惜,多少温暖,不是星辰,却更胜星光。他在那眼中看到了幸存的欣喜,生的渴望,还有,还有。

FIN

心情有些复杂。

“我手上还抓着海鲜烧烤的时候,月亮升起来了,无边大海的一角映出了满天星辉,就好像它们都是从海里生出来似的。既然星星都是从海里来的,那么,海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是从我们脚底的大地中冒出来的吗?塔帕兹的夜真长,我的烧烤都凉了,在灼热的夜风中发出滋滋的抗议声。我只好赶快回旅店歇着啦,只是星星还流到我的梦里,我一定是脑子进水了。”

……

你的眼中有一整个宇宙。

她听到这话时下巴微扬,流露出不可思议的光,吸管的另一端在果酒中吐出几个透明的泡儿,冷冷清清的脸上裂开一道口子,溢出似是羞涩的甜蜜,她咯咯咯地在星月交辉下笑了起来——也在我这个多年熟人面前。

不是这样的。她说。

宇宙了无边界,自137亿年前的爆炸后便包含了一切事物的无限空间与时间,一直在膨胀,膨胀到消散,不是么?更何况还有我们所处的宇宙并非唯一的宇宙这一说,又怎么装得下呢?所以,

我没那么厉害啦。

那时烟火在我们之间的无声升起,挂在树梢上的星子失了踪影,像是绚烂的生命,我们生命的烟火。我想我的脸大约是能借此掩盖一下苍白,语言的苍白。

但是,呃……她开始结结巴巴,为缓解尴尬般搅动起杯中的冰块儿,结果却是打破了色彩的平衡,扯扯领口(紧张时的小动作),我是说……你的话,是可以的。

……

在曾有流星划过的夜幕下,从今往后,烟火将永不停歇。

————————————

啊,我的少女心,死了。(浮夸地大喊着)

码字BGM依旧是星间飞行。

献给时之歌的歌
时之歌同人中文填词歌曲 无名的歌
策划:湖芗
填词:莉莲蛋塔
演唱:沐闇
绘图:阿孽
pv :塔莎
参与人员:
暗夜千离
折九鸢
枯苓
烟雨

冰糖葫芦
镜星
赛赛家的大异宠狮子
小犄角 ☆
夏夜空靈
紫月玥
隼鹰
时之歌已经一周年多了,时间过的真的很快! 这段视频献给最最可爱的官方同时也献给大家!献给一样爱着时之歌一样喜欢时之歌的同好们!维尔哈伦大陆赛高!时之歌地老天荒【?】。特别感谢一起制作视频的大家!
  时之歌还是会更新的,挖鼻,不管多久!
  本来是想一周年的,结果拖到了地老天荒╮(╯▽╰)╭虽然已经过去很近,但是大家还都很喜欢这个企划,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来到维尔哈伦大陆,相互从生疏走到相知相识,走到知己。也希望时之歌越做越好!谢谢你,我们的时之歌!

【舜远】灯塔

*不知所云系列

*星海老船长舜and灯塔管理员远

*时之歌深夜60分

他又看见那座灯塔了,还有那位绿发少年。

舜第一次看见他,是在一个深夜。

星海的夜绵长,无数闪烁的星子在脚下流淌着,漂浮着,随着船体的晃动轻轻避开。这里的夜晚,有着无数闪烁的生命发光闪烁,那些光芒肆意耀眼,迎风生长,生生不息,好像它们不需要什么依靠,就飞起来了似的。

前方出现一座从未见过的灯塔,舜收起船帆,惊异地朝那个望不到尽头的方向一眺,望见了那位少年。

那是一位,有着一头长发的少年,秀绿色的长发被他束于脑后,乖顺地随着他的一举一动自肩头滑下,靠近些许,才看清他俊秀的面庞与柔和的,明显是遗传自东方眉眼深处还包含着无尽笑意,此刻他正蹲在灯塔的门口,似水温柔的眼中光华流转,映出满天星辉,他手腕一转,十分熟练地撩起一颗珍珠般的星星。突然间,少年好似察觉到了什么,朝舜的方向颇有些惊讶地抬起了头。

一眼万年。

舜摊开双手,摇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恶意。绿发少年愣了一下,随之浅浅一笑,将手中刚捞到的星星丢给舜。舜接过那发光的物体,心头暗暗一动,面上却是不解地看向他,却只看见少年用口型对他说着什么。距离太远,他听不清。

他看见少年说:送给你了。

下一秒,小船早已穿过万千星海,再没机会回去了。

此后舜多次经过那片星空,也多次见到灯塔与少年,却都只是远远地,远远地望上一眼罢了。

舜收起船帆,心中默算着距离他上次遇见少年已经有三月有余了。那颗星星已经被他挂在船头,随着微风晃动不止,在靛蓝色的夜空中有着一番别样光彩。舜松开船舵坐上船舷,任凭它随心而动,向下低头,望见的便是如同在真正海底游行的流星。

你在哪里?

平静的星海起了波纹,点点星光以极快的速度隐去了它们的光辉。该死,舜一下跳起,暴风雨要来了。要是不能在暴风雨正式降临前到达白港的话……他的脑中闪过数种方案,手上已是极速行动起来。

现在回圣塔已经来不及了。星城距离不远但是航道艰险。萨尔瑞兰更是去不得,上次急着去那儿差点没把货丢光。那么只有……他挑了挑眉,脑中浮现那一抹秀绿,咬咬牙继续前进。

在漆黑的夜中航行了好一会儿,暴风雨真正降临了,滔天巨浪滚滚而来,舜握紧船舵尽量使其轻巧地穿行在巨浪间,不断侧过船身减小损害。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黑几乎要将舜吞没,一阵强烈的孤独感涌上心头,不过好在船头那一丝光亮仍使他能够看清周身所在。至少,让我到达那里,他想。

不知在漆黑中拼搏了多久,舜终于看到了灯塔,塔顶一如既往的向四周散发着柔和的光亮,就如同少年似水般柔情的眼睫。这自然是让舜无比激动,而更让他激动之极的是——少年就站在塔前,即便是在万籁俱寂的风雨夜,他看上去仍是那么令人心动,朝他浅浅一笑,舜想,他没有溺死在星海里,却大概要溺死在那人眼里了。绿发少年开了口,这回舜听清楚了,他的声音好似飘荡在这星海的点点浮光,很好听。

他说:“你终于来了。”

FIN

后记:

听着拜年祭上的Macross系列合奏曲中的“星间飞行”码完了这篇,各位或许可以试着配上看看?

正式意义上第一篇舜远,人物理解完全没有,大家就看看,笑笑就好。

单纯地想讲一个舜远间相识相爱的故事,但是好像……又写崩了……写崩了……崩了……了……

即便这样队长还是好漂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写不出他千分之一的漂亮啊啊啊啊啊啊啊(通通划掉)

算了,我捞星星去。(泪流满面)

                            By  一块莉莲蛋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