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莉莲蛋塔

Everything and nothing

万物与虚无



黑历史集中地

……

你的眼中有一整个宇宙。

她听到这话时下巴微扬,流露出不可思议的光,吸管的另一端在果酒中吐出几个透明的泡儿,冷冷清清的脸上裂开一道口子,溢出似是羞涩的甜蜜,她咯咯咯地在星月交辉下笑了起来——也在我这个多年熟人面前。

不是这样的。她说。

宇宙了无边界,自137亿年前的爆炸后便包含了一切事物的无限空间与时间,一直在膨胀,膨胀到消散,不是么?更何况还有我们所处的宇宙并非唯一的宇宙这一说,又怎么装得下呢?所以,

我没那么厉害啦。

那时烟火在我们之间的无声升起,挂在树梢上的星子失了踪影,像是绚烂的生命,我们生命的烟火。我想我的脸大约是能借此掩盖一下苍白,语言的苍白。

但是,呃……她开始结结巴巴,为缓解尴尬般搅动起杯中的冰块儿,结果却是打破了色彩的平衡,扯扯领口(紧张时的小动作),我是说……你的话,是可以的。

……

在曾有流星划过的夜幕下,从今往后,烟火将永不停歇。

————————————

啊,我的少女心,死了。(浮夸地大喊着)

码字BGM依旧是星间飞行。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