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莉莲蛋塔

Everything and nothing

万物与虚无



黑历史集中地

Melt

*是鸽了很久的,给E老师 @SchmErz 的Emily……!
  祝老师生日快乐!!
  内含欧欧西,想到哪写到哪,不知所云

等我推开“Polaris”的门时,我发现Emily早已经坐在吧台边上了。她的手中正握着一杯威士忌,杯口轻轻摇晃倾斜,琥珀般的酒精就这样随着冰块的融化一点一点渗透进浓稠的音乐里。外头的霓虹灯闪烁,欢闹着似想要闯入,却被阻拦——温柔的雨包裹了我们——终是变得模糊不清了。

我深吸一口气,保持起平日应有的沉稳与温和:

“嘿,Emily。晚上好。”我在她旁边坐下,随意地点了一杯果酒。我还是很不习惯喝酒,但对于在酒吧不点上一杯却总有那么些过意不去。

“晚上好。”

“今天怎么样?”

“老样子。”她轻声说,“上次聊到哪儿了?”

可一个小时后我们逃离了酒吧。雨停了,雾却无处不在。远方的星星隐隐透过。沉寂轻柔地落在城市上空,路灯却好似一盏盏向我们走来,连同那些数不清的霓虹灯和广告牌。昏暗的灯光下,我看见她的目光如蝶翼般煽动,隐隐地透出雨水的光流来,像是热带雨林里的蝶。这在我们为数不多的交往中却还是第一次,但正如南美雨林的蝶轻轻煽动它的翅膀便会在遥远的北方美引起一场风暴,它必将卷袭过我们的脚下,我们的头顶,我们的全部身躯与灵魂。于是——

我的手轻搭上了她的手背,在做这些的时候我的心脏在砰砰直跳。还有半个晚上,午夜的浓黑色即将消失在我们的眼中,白昼再次反转为演出台上的主角。星辰隐退,雾霭消散,就在我们眼前,城市将再次灯火通明,一如循环至今仍寂寥无声的万物。

最后我说:“Emily,你看。星星也融化了。”

评论(2)

热度(15)

  1. EMILYA ◢ ◤一块莉莲蛋塔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呜呜呜呜呜